海原县文化馆

网站状态

STATE
  • 认证日期:2013-03-26
  • 是否核实:该会员资质已核实
  • 会员类型:普通会员
  • 经营范围:全县群众文化服务
  • 所在地区:宁夏 中卫市 海原县
  • 联系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104905990

联系我们

CONTACT~US
  • 海原县文化馆
  • 联 系 人:海原县文化馆
  • 职  位:文化馆管理
  • 固定电话:0955-4014255
  • 移动电话:15309563557
  • 联系 Q Q:1104905990
  • 邮  箱:wxl0833@163.com
  • 地  址:宁夏 中卫市 海原县

天气预报

WEATHER

资讯详细页

NEWS

宁夏海原县民间故事

发布时间:2013-09-09 阅读量:次 来源:文化馆

海原的由来

“海原”在很久以前是“海源”二字。但由于一代代的流传,“海源”二字便被人们写成“海原”了。关于海原这个地名的由来,还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还是一个方圆二百多里的湖。别看它小,竟有几十里深呢!这个湖里的水清凉凉的甜,湖里不但有各种各样的鱼,还有野鸭、野鹅。湖四周都是青石山,山上长满松柏等各种树木,树林里还有好多好多的动物。湖边居住着十几户勤劳的人家,他们靠自己的双手,在这美丽的地方幸福地生活着。一天,东海龙王的三太子经过这里,看到这里山清水秀,不禁惊叹道:“好地方呀!”他想在清水里好好洗个澡,就一头扎进湖里。湖里深处黑洞洞的,深不见底。他继续往深处游,突然,看见一个石碑在发光,游到近处仔细一看,原来石碑上刻有“海源”二字,石碑后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洞,“突突”地往出冒水。原来这个湖底通向大海。他惊喜万分,决定永远镇守海源,为民造福。西藏有一个法力无边的喇嘛,他仗着自己的法力,无恶不作,人们恨透了他。有一天,他也经过这个湖,看到这个美丽而神奇的地方,想霸占这个湖的念头一下涌上心头。他仗着法力,破开了湖水,惊动了龙太子。这个喇嘛十分奸诈,龙太子刚准备讲和,他就甩出一柄短剑,扎在龙太子的肚子上,龙太子“啊”的一声,腾空而起。一瞬间,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湖四周的山一起朝湖边涌来。一块很大的石头刚好砸在了喇嘛的身上,他被砸成了肉浆。龙太子也被山土盖没了,他的鲜血渗红了泥土。湖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红色的泥浆,动物和人都无一幸存,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下子变得凄凉了。多少年过去了,泥浆干成了块,这里出现了高高低低的山丘,人们慢慢地又聚集在这里生活,但“海源”这个地名并没有改变,一代代地流传了下来,只是将“海源”写成“海原”。

现在我们在黄土下挖出红胶泥,传说它就是龙太子的血染红的。

月亮山得名的传说

在西吉和海原的交界处,有一座大山横卧东西,这山叫月亮山。提起它,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呢。

相传,在很早以前,月亮山上,长着各种树木和野花杂草,是一个天然的牧场。因这里气候潮湿,山上四季烟雾腾腾,除了羊把式上山放羊,平时很少有人上去。月亮山下一个庄子里,有个放羊娃,十五六岁,长得十分机灵。一天,他到山上放羊,因山上拉满了雾,十步之处,啥也看不清,他不小心把一只小羊丢了。他到处找,一直找到太阳落山也没有找着。他又急又怕,坐在山坡上没敢回家。天黑尽了。不大一阵,放羊娃发现一只小羊驮在一个银盘上,从这山上慢慢地升上了天,把整个山都照亮了,他感到惊奇。从那以后,那只小羊一到晚上,就被银盘驮上天,给人们照亮。再说那日,放羊娃回到家,乡亲们问他原情,他就把银盘驮小羊上天的事,给大伙说了,大家安慰他:“小羊成仙了,就叫它去,心里甭放事”。就这样,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被一个喇嘛知道了。一天,喇嘛到这山上,施用魔法将小羊和银盘盗走了。以后,这山上再也没见小羊和亮光。喇嘛盗上这两样东西,一直往东去了。到了大海跟前,东海龙王看见了,和喇嘛战了几个回合,夺回了那两样东西,到了晚上就放到天空。传说,那个银盘正是现在的月亮。驮小羊的银盘被人盗走了,人们就把盗走银盘的地方叫作月亮山,一直流传到今天。

在很久很久以前,红羊石板沟住着一家姓曹的大户人家。这曹家骡马成群,牛羊满圈,日子过得很是红火。曹家大门外对面的山坡上,是他家的老坟地,到他们这一辈子,已不知是传了多少辈了,不知埋了几辈人了。日子长了,村子里的人们发现曹家养的一白一黑两只狗,经常绕着坟地转来转去。曹家的坟地头顶里老有一白一黑两朵云彩罩着。还有一只凤凰肯来曹家的坟地上落脚。人们都觉着这事有些说不来,就纷纷说:“怪不得人家不管年成好坏,光阴总过在人前头,那是人家的坟地风水好,脉气旺,鸟儿王老来给人家送福,人家的日子不红火才怪呢!也不知道人家的老先人给后人咋积修了。”有几个人听了这话,很不高兴。有一个人心里很嫉妒,心想:“我破了他家的风水,叫他再过个好光阴我看看。他偷偷地把曹家一只白狗打死,从此,罩在坟头里的一朵白云彩没了。可曹家的日子原模原样,没一点败家的样子。人们就说:“看样子人家的光阴在鸟儿王身上担着呢,这么下去,说不定连江山都有人家的份儿呢!”这话传来传去,传到了京城皇帝老儿的耳朵里。皇帝老儿心想:不除掉这只凤凰,不断掉这家的脉气,我的这江山怕难坐稳。于是,他派官兵来到石板沟,打死了黑狗,刨了曹家的祖坟。可那只凤凰总是抓不住。凤凰在前头飞,官兵在后头追,飞来绕去,凤凰乏了,飞不动了,落到了一座石头山上,官兵追到这里,见凤凰累得的飞不动了,一涌而上,把凤凰砍成了几截子,鲜红的血把整个石头山都染红了。打这以后,人们把这个红石山叫成了凤凰山。

玉莲的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羊坊川有个羊把式,年轻时老婆就死了,留下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玉莲,二女儿叫玉菊。他为了两个女儿,再一直没娶,苦巴苦地拉扯着,眼看就要成人了。村子里有个地主叫王二。他有一个儿子,呆头呆脑,成天光知道吃喝玩乐。一天,呆儿子出门打鸟,看见玉莲正在河边担水,呆儿子看得直流口水。他嬉皮笑脸地追了过去,吓得玉莲扔下水担就往回跑,呆儿子没有追上玉莲,边回边骂着:“丑死了,给我也不要。”呆儿子在路上是这样说的,可回家一见老爹就耍开脾气了,他假装着边哭边说:“我要玉莲当老婆,不给我娶来,我就不活了。”他躺在地上连滚带喊。老地主连忙对儿子说:“好好好,我马上叫人去娶。“呆儿子一听老爹答应了“嘿嘿”一笑跑了。老地主叫来了管家,恶狠狠地说:“先明娶,如不行,就抢来。”管家点头哈腰地走了。管家领着几个狗腿子,气势汹汹地到了玉莲家的门口,看见门关着,就大声喊道:“开门来,老爷有话吩咐!”在屋内的玉莲和玉菊吓得抱在一起直哆嗦。几个狗腿子见没人开门,就上去几下打破了柴门,冲了进去,管家见羊把式没在,胆子放得更大了,他嬉皮笑脸地说:“小妞,跟我走吧,当了少爷的太太,喜欢啥有啥,爱什么有什么,怎么样?”边说边用手去摸玉莲的脸。玉莲气得牙打颤,她伸手一巴掌打在管家的脸上,管家被打得龇牙咧嘴,气得呀呀直叫。几个狗腿子一起涌上前,抓住玉莲就拳打脚踢。玉菊扑上去救姐姐,被管家一脚蹬倒。管家喊了一声“带走!”玉莲被几个狗腿子反压着,拉出了门。玉莲哭喊着妹妹,玉菊哭喊着姐姐,村子里的人个个满腔怒火,但又不敢言喘。玉莲被锁在一个厢房里,她把门和窗子推了好几次,都没有推开。她想到自己的命运,伤心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睡着了。她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了一个白胡子老汉对她说:“老财主是一条毒蛇变的,儿子是一个蝎子变的,你若要逃出去,就要请神鹰帮助你,你对着西方说:‘神鹰,神鹰,救救我,救救我们穷苦人。’白胡子老汉说完就不见了。玉莲一下子惊醒了,她想着梦中的情景,就似信非信地对着西方说:“神鹰,神鹰,救救我,救救我们穷苦人”她刚说完,就听门外有人喊叫,她一拉门,门开了。只见老财主和他儿子没了脑袋,管家和几个狗腿子没了手脚,他们都躺在院子里连一点气都没了。玉莲没知道害怕,就往家里跑,一口气跑到家里,看见妹妹脸上挂着泪睡着了,老爹放羊还没有回来呢。从此以后,村子里没有地主了,羊把式和乡亲们过上了好日子。

杨家将在海原(三则)

帕子洼的来历

在海原西南有座高高的南华山,山脚下五六里的地方,有个村子,名叫帕子洼。这个名字的来历,是随着一个有趣的故事而产生的。相传穆桂英率兵和西夏人作战。有一年冬天,来到距南华山五六里的一个稍稍低洼的地方,安营扎寨。当时天寒地冻,硬是挖了半天也挖不动一点地皮,搬不走一块土疙瘩。这可急坏了元帅穆桂英,她烦躁地一把扯下头帕,随手一丢。这时奇迹出现了,头帕一落地便不见了,地上的冰层马上消化干净,泥土也很松软,军营很快就安扎好了。为此,人们就叫这块地方为帕子洼。

六州城的传说

  在帕子洼村,有一百来亩土地被一堵残留的城墙围堵着,大约成长方形,人们叫它六州城。相传,这里曾是杨六郎扎过营的地方。据说,杨六郎和西夏兵作战,宋兵被西夏兵围困,前无援兵,后无退路,处境十分危难。有天晚上,杨六郎梦见一位长者对他说:“我送给你一把铁锹,你只要把它插在地上便可以出现一个三十来里长,一人高,一人宽的地洞,洞口直通盐池的哨马营,可从洞下撤兵。在撤兵时,给战马系上响铃,拴在空槽上,马无草吃,则会摇头,这叫饥马摇铃。把羊倒挂起来,下面放上军鼓,使其饿而击之,这叫饿羊击鼓。这三个办法,可以救你全军。”说完,长者往六郎头上扔来一把铁锹,六郎惊醒了,伸手一接。果然一把与众不同的铁锹接在了手中,但长者却不见了。六郎知道遇上了前来搭救的神仙,便朝空中拜了拜,然后他照长者的话做了,营救了全军。西夏兵围在城外,只听见宋营军鼓军铃乱响,就是不见出兵,感到奇怪。一个士兵壮着胆子爬上城墙,发现宋营无兵,却是些瘦马乏羊摇铃击鼓。又发现了洞口,才知道受骗了。碧波滩的故事海原盐池南山下的碧波滩土地的颜色,一半白,一半红。盐池出产天然食盐,白色的一半是盐的颜色。可为什么另一半却成了红色呢?传说穆桂英在碧波滩和西夏打仗时,柴郡主怀有身孕,一次作战正紧张,她突然临产。穆桂英见了,一手抱起刚生下的婴儿,一着急另一手随手将产布往滩上一扔,盖住了半个滩。于是产布下的土色便由原来的白色变为红色的了。

兄 弟 俩

   从前,有老两口生下两个儿子。大儿子成家不久,老母亲病逝,接着父亲也染了重病。临死前,他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对大儿说:“儿啊!你已成家,要帮扶弟弟,往后只要你们兄弟能拧成一股绳,我也就……”父亲话没说完就咽了气。老大并没把父亲的话记在心里,自己游手好闲,不下地干活。老二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却经常吃不饱肚子。一天,老二犁地歇晌。老牛“哞哞”叫了两声说开了:“老二,你今儿早一点回家,你哥嫂要偷吃肉面呢。他们和你吵架,你就趁早与他们分开过吧。分家的时候,其他东西你都不要,只要烂木车和我。等天黑星齐的时候,你就把我套上烂木车,咱们一起动身外出吧。”老二回到家里,老大两口子正在吃肉面,骂老二不好好犁地,这么早回来了。老二就按老牛说的那样,跟哥哥分了家。晚上只装了点黑面馍馍,就赶着老牛出发了。走着走着,碰到一口破井。老牛说:“咱们就在这里歇着,等天亮了再走。”老二瞌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井里好像有两个扯话,一个说:“李家庄人跑十几里路吃这井里又苦又涩的水,不知李员外家门前大树旁有口甜水井,是用一块玉石板压着的。石板一揭,水就上来了。”另一个说:“庄上李员外的独生女儿,病魔缠身,一直卧床不起。这是他家陈谷草堆里一个蛤蟆精在作怪。若要病好,非把陈谷草烧掉不可。”第二天早上,老二赶着老牛车,来到李家庄。只见村头一堆人围在一起,议论李员外出的告示,说是谁若能把他女儿的病治好,就把女儿嫁给谁。老二就到李员外家去,说是能治好他女儿的病。李员外酒饭款待后,老二按听见的办法烧掉他家那堆陈谷草,员外女儿的病果真好了。李员外就将女儿许配给老二做妻,并把全部家产交给老二掌管。过了几天,老二又按听见的办法,找了几个人,在大树旁挖了个坑,揭开玉石板,一股清泉涌出来了。全庄人高兴得跳蹦子哩。再说老大,自老二出走后,仍然好吃懒做,把父母留做的家业耗尽了,夫妻俩只好讨吃要饭。一天,来到了李家庄,恰巧走到李员外家,看到老二过上好日子,感到羞愧难当,返身要走。老二想起了父亲的临终教诲,哭着把哥嫂挽留了下来,生活在一起了。

九十九个亏

从前,有个名叫努海的老汉,年过半百,只有一个儿子。老两口苦巴苦地抓养还没成人的儿子,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苦光阴。努海为人很是忠诚憨厚,凡事总是吃亏忍让,望想积修个家齐人全,吉庆平安,老伴对努海也非常体贴,百依百顺。努海虽然很穷,但如果庄间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为别人排忧解难,很受人们的尊敬。有些人却常常在背后议论:“努海常为别人的地隔塄打了自己的铧。”不管别人说啥,努海半辈子总是与世无争。别人打死他家的鸡也好,闹死他家的狗也罢,他从来没有怪罪过别人。有一次,努海仅有的一头赖以活命的耕牛跑到别人的麦地里,那人说把人家的麦垛拉了,一铁锹就把牛腿砍断了,好端端的一头牛变成了三条腿。努海含泪把牛宰了,给邻居舍散了些肉,家里留了几斤,剩下的全卖了,准备添些钱再买一头。老伴心里难受极了,一看别人的牛就想起自个家的牛,常对努海说:“水往低处流,人拣软的欺。你没问一问,咱家的牛把他家的啥害了,他就那样歹毒,活生生地把牛的腿砍折了,你不但不问人家,倒还散牛肉哩!”努海苦笑了笑,说:“那是咱家牛的命尽了找人家闹事划不来。啥事都要从忍让中过,一忍百事了,人活在顿亚上要多吃亏。萝卜本是菜,便宜就是害,亏里藏着福。真主要给咱一个长命百岁,假如我要活上一百岁,你算一算,一年吃一个亏,吃一百个亏有啥关系呢?一年三百六十天吃一个亏,连没吃亏的一样。我就打算吃他一百个亏。以后你就给我记下,你觉得我吃的是亏,你就记上一个。”老伴听了努海的话,很受感动。从此以后,无论是老汉吃啥亏,她不但不责怪,反而真的在自个儿的一本烂样册上画道道儿。老汉吃一个大亏,画个长道道,吃个小亏画个短道道,真的记了一本吃亏账。

   一日晚上,努海家来了个要乜贴的老汉要站店,努海毫不推辞地答应了。到了晚上要睡觉时,要乜贴的老汉说是得了病,浑身发冷要睡热炕,只有一点小炕咋睡呢,想来想去,最后努海老两口连儿子在灶火门上铺了些麦草睡下,把炕腾给要乜贴的老汉。第二天早上,要乜贴的老汉说是病劲大得很,不能起来,还说想吃荷包蛋。努海出于礼节,等病人吃罢再吃,没想到那病人把十个蛋全吃了,还说没吃够,还想吃。努海老伴只好又煮了五个,又没吃够。一连煮了五次,把家里存的蛋吃光不算,又在邻居家借了十个才算撑住了。努海老伴心里想:这哪像病人,要是有病,肯定也是胀下的病。再说病人四十个鸡蛋下肚后,左一声右一声,高一声低一声叫唤开了,简直吵得房子都不得安稳,还要努海给他请先生看病。当努海把看病先生请来号脉时,却啥病都号不出来,问啥疼,只说浑身疼。衣裳脱了检查,不脱还罢了,脱了一看简直没眼望了,一身疮疴浑身上下烂烂的了,脓连血淌着不止,腥臭难闻,叫人一看就恶心。看病的先生皱着眉头抓了些贴疮疴的药,努海只得把卖了牛肉的钱拿出来给了药钱。努海老伴背地里悄悄地抱怨老汉:“行的善多,遭的难多,这下又花钱,又伺候,浑身那么个样儿,叫人咋服侍哩。”努海还是那句老话:“亏是福,你不是给我记了吃亏账吗,你算算我吃了多少亏了,要是不够一百个亏,啥话都不要说;要是吃过头了,就吃这一个,以后咱老两口再不吃亏了。”老伴翻开样册子一清点,不多不少已吃了九十九个亏,眼前的这个亏加起来正好一百个亏。这下老两口高兴了,他们服侍要乜贴的老汉越发周到了,每天不嫌脓血腥臭,洗换一回药。那个病人也从来不说一声感谢的话,还说身底下铺得薄了,要加厚一点。努海老两口把自个儿的铺盖拿去给加上,至多过两天被褥就被脓血糊得脏的看不成,只得两天拆洗一次。老两口从没嫌弃过。整整过了一个月,一天早上,日头已到半晌午,不见要乜贴的一点啥动静,老两口去换药,一把掀开被子,一看:真主!简直把老两口吓呆了,这哪是要乜贴的病人?而是一个金灿灿的金人躺在炕上!只听努海老汉喃喃地说:“一百个亏总算吃到头了……”

变 匠

从前,有老两口养了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都忠厚,只有老三奸巧。一天,老汉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你们都大了,该学点本事自己过日子了。我给你们每人五十两银子,去出门学本事,看谁学得好,三年后的今天都回来见我。”兄弟三人照老爹的话,各自外出学艺。老大学了个铁匠;老二学了个木匠;老三学了个“变匠”。三年后的一天,兄弟三人都回来了。爹爹喜欢老大老二学到的本领,对老三却沉着脸。老三见爹爹生气,就急忙说:“爹,你不要生气,我变一下你看。”说着,他就变成了一只大青狼。当时,就把老爹吓昏过去了。他赶忙变过来,把老爹扶起来。爹爹苏醒过来后,大骂道:“你这蠢驴,外出三年,学了个吓死人的本事,这样的本领能挣上钱吗?”老三赶忙说:“爹,你不要愁,我变一只大公鸡,你拿到集市上去卖吧。”话声刚落,他就变成了一只很大的公鸡。老爹捉到集市上,卖了二两多银子。老爹刚回到家,老三也变成了人,紧跟着回来了。老爹夸奖他确实学到了挣钱的本事。就这样,老三每天骗人,挣了好多钱。一天他又变成了一只羊,让老爹拉到集市上去卖。路上正好碰上一个找着买羊的人,爹爹就把他卖给了这人。这回算他倒霉了,人家买羊准备过节,随即把他捆了起来,马上就要宰呢。老三心里紧张起来,不由大声喊道:“哎哟,我的主人家,你饶了我吧,我是一个人变的,你放了我,我回去就拉一只羊来还给你。”买主一听这羊原来是一个人变的,也就把他放了。从此以后,老三再也不敢用这手段骗人了,成了一个正直的人。

六个女儿

过去,有老两口生了六个女儿,老两口病故了,六个女儿没法过活,只得到处流浪。有一天,六个女儿到森林中去找野菜吃,迷失了方向。直到夜晚,才摸到一个石洞。刚入洞口,几个毛野人看见追来了。女儿们吓得晕倒在地。等她们醒来,都叫毛野人用绳子捆在石柱上,每天让一个小男孩给她们送饭。这个小男孩也是毛野人抓来的。小男孩看到六个女儿哭得伤心,饭也吃不进,非常同情,想同这几个女子一块儿逃跑。一天晚上,小男孩听到毛野人商量第二天宰这六个女儿的话,速去告知她们,并安顿说:“今晚都不能睡觉,我看到毛野人正在磨刀,我等它们睡下后去把刀偷来。”半夜,毛野人都睡熟了,小男孩悄悄摸进去,拿上了刀子,又拿了一把筷子,回来把那几个女子的绳子全割断了,就一块逃跑了。他们跑一阵子丢一根筷子,直到把筷子丢完,碰到一棵大树就爬上去躲避。毛野人醒来后,才发现刀和人都不见了,赶紧就追。追了一阵子,看见路上一根筷子,认得是自家的,拾起拿回家去。追了一段路,又拾了一根筷子再送回家去。追着追着,走到这棵大树下,准备躺下休息一阵子,发现了这些孩子在树上,便喊道:“下来吧,我送你们回家。”小男孩很聪明,他开言道:“那好,这里有根绳子,我把你吊上来,休息一阵儿,咱们一块儿走。”毛野人同意了。孩子们吊下绳头,毛野人拴在腰里,孩子们吊到半空,把绳子猛地松开,毛野人从半空中跌到地上就摔死了。

娃娃与龙女

   从前,有十三个娃娃一起上口外,一路上受尽了磨难,经常不是缺水就是断吃的。有一天,他们在路上找水,碰见一个白胡子老汉,娃娃们就问:“老伯伯,你有水吗?给我们点儿喝。”白胡子老汉就掏出来一个三寸来长的瓶瓶儿,有个大点的娃娃先喝了一肚子儿,瓶瓶儿里的水还是照样那么多,接着剩下的十二个娃娃都挨个儿美美地喝了一肚子,瓶瓶儿里的水却没有浅一点。白胡子老汉随口就问:“你们谁愿意给我当女婿去?”娃娃们都说:“不去。”白胡子老汉听了二话没说,装上瓶瓶儿就走了。十三个娃娃又继续上路了,走了不远,忽然天空中黑云滚滚,雷声隆隆。先是一阵大过雨,紧接着下的是冰雹。那雹子疙瘩像西瓜一样大,顶小的也有鸡蛋大,只一会儿工夫,就把十二个娃娃给打死了,剩下一个最小的因为压在死人身子底下,才没被打死。冰雹过后,最小的娃娃爬起来一看,十二个伙伴都打死了,他感到孤独、伤心、害怕。心想:现在还走哪个口外去呢,早知道这样,不如给那个白胡子老汉当女婿。现在不知他在哪儿,要是碰见给他当女婿算了。他一边想着,一边朝前走,白胡子老汉在前面晒太阳哩。白胡子老汉见小娃娃来了,他那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哈哈,你总算来了,你咋没走口(指新疆)。外去呢?”“唉!雹子疙瘩把我的十二个伙伴都打死了,剩下我一个无路可走了,只好来给你当女婿。”小娃娃说着伤心得哭了。“好了,再别哭了,我招你为女婿吧。”老汉说。白胡子老汉把小娃娃领到家中,唤女子端来了石子儿大小的几个馍馍。小娃娃一看,心就凉了半截,心想:这点馍馍,怎能填饱肚子?但只吃了一个馍馍的少半个,就觉得已吃得饱饱的了。“只吃了这么点儿,你看我来吃吧!”白胡子老汉说着话,一嘴就把两个馍馍吃了,小娃一看心里咯噔的一下,没敢吱声。到了晚上,白胡子老汉说:“你睡西房去吧!”小娃进去一看,房子里啥都没有,只是墙旮旯里摆着些牛粪块块儿。心想这个老汉也是心细,把牛粪块块都摆得这么整齐。小娃娃把灯吹灭了,便躺在炕上睡了。猛然间满屋子都是蚂蚱,在他身上跳来跳去。整整一夜,小娃娃没敢合眼。第二天,小娃娃想逃走也出不去。天黑了,白胡子老汉又说:“你今儿晚上到东房睡去吧。”小娃娃无奈,进去一看,屋子里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墙旮旯里立着些头把,他照样把灯吹灭了躺下睡觉。一阵儿工夫,满屋子的长蛇在他身上缠来缠去,他感到心惊胆寒。一夜,差点儿没把他命给吓掉。天亮后,白胡子老汉又对小娃娃说:“你来已经两天了,如果心慌了,对门就是我大女儿家,你可以去逛逛。”这话正好随这娃娃的意。他走进对门后,大女儿问道:“你是我妹妹的招女婿吧?”“我就是。”小娃回答。和姑娘闲谈之中,这娃娃便将这两晚上睡觉时的情形说了出来。大女儿觉得这少年忠厚实在,长得也很干散、体端,心想:这等少年一定要救他一命,让他与我妹妹配成夫妻为好。于是便将来龙去脉告知了小娃:“我大是个老龙王,他给我妹子务功夫,要吃九九八十一个人的心,已经吃了八十个,再吃一个人的心就成功了。今儿晚上,恐怕就要拾掇你哩,现在无别的法子,只有赶快向我妹妹求救的一条路。你千万记住,进门后房梁有把紫玉剑,你拿下来在墙上画一个门,自有我妹子和你搭话。”小伙子将这些话全部都记在心里,到了房子里一看,果然在房梁上有一把紫玉剑,随手取下来在墙上画了一个门。抬头一看,有一漂亮女子在房中坐着。小伙子进门便跪倒在地,哀求姑娘发发慈悲救他一命。这姑娘听了说道:“你的事我已知道。”再说这姑娘看见小伙儿确实是一表人才,心里也着实喜爱。随口托咐小伙子:“我给你一个小匣子,你拿上赶快跑出去,路上不要把匣子盖儿打开了,到家里方可打开。”姑娘还不放心,又说:“你把这根谷草拿上,折成七个节节儿,一旦下过雨和雹子疙瘩儿时,你就将一节谷草分成两半,东面撇上一节,西面撇上一节,雹子疙瘩就打不到你身上了。”小伙子记住龙女的话,从龙王家里逃了出来,走了七天七夜,下了七次大过雨加雹子疙瘩儿,他就按照龙女说的去做了,雹子疙瘩没有打着他一点儿。整整七天七夜,小伙子到了家里,他打开匣子盖儿,只见龙女从匣子里跳了出来,二人见面非常高兴,当晚就配成夫妻。这正是:有缘千里能相逢。再说,小伙子和龙女在一块儿过了三年,一天,龙女出去倒水,进屋后就哭了。丈夫问道:“我俩三年来一直是说说笑笑,今日你为何这样悲伤?”“我大今儿个杀我来了,为了心上的人儿,我现在只好和我大在空中拼杀了,你千万要记住我的话:有一朵白云、一朵红云,白云是我大,红云是我。如果是红云败了,雨点儿就像血一样红。那时你赶快到崖背后的泉眼上,把我的骨头捞上来,放到蒸笼里蒸上。蒸上一个对时,你再揭开看。”说完,妻子就走了。一会儿,白云和红云遮了半边天儿,先是红云大,白云小,一阵儿红云又小了,白云却大起来了,这时雨点儿就像血一样地下开了。小伙子赶紧跑到泉眼上,果真见那儿有堆骨头,他急忙打捞上来,背回家里放在蒸笼里蒸上了。到了一个对时,他揭开了笼盖,看见自己的妻子又重新复活了……另提一段打那以后,夫妻二人平平安安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戳死戳活的狼牙棒

从前,有个在学堂里念书的娃娃,从来不打癞呱(青蛙)、长虫、蚂蚁、蜜蜂。几年后,这些小东西报答了他,他得到了戳死戳活的狼牙棒,皇帝给他封了个官。一次,这个娃娃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崖边胡洞里有个癞呱,正张着嘴呱呱地叫着。娃娃把书包里的馍馍扔给癞呱,癞呱一张嘴把馍馍吃到肚里。从这以后,娃娃天天放学时,给癞呱一个馍馍。一年过去,娃娃喂不起癞呱,又不忍心丢,就给地主去当放羊娃,他不要工钱,一天至多要一个馍馍。他把放羊挣来的馍馍喂癞呱。放羊娃每天除了放羊外,还要给地主干好多好多活儿:打柴、喂狗、扫院、倒尿盆,整整拉了三年长工,到第四年头上,地主把多给的一个馍也扣掉了,放羊娃把自己吃的馍都喂了癞呱。没几天,饿得走不动了,地主把他赶出了门。放羊娃临走的时候,可怜巴巴地要地主给他最后一个馍馍。狠心的地主把他踢了一脚,骂了一顿,半个也不给。放羊娃挨了打,挨了骂,还是可怜巴巴地要着。地主眼珠子转了一下,想:这个穷讨吃为啥硬要一个馍,是不是勾上了野鬼,今儿个我给他一个,看出个五五二十五。放羊娃把馍揣在怀里走了,地主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放羊娃到癞呱跟前,放声大哭起来,好像自己一肚子冤屈只有对癞呱说,也只有癞呱才能理解他一样,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边哭边说:“我不能喂你了,我自己也吃不上了,我要走好远好远的地方寻吃讨要去,这最后一个馍你吃去吧。”刚把馍掏出来,癞呱猛不溜溜地说话了。放羊娃并不觉奇怪,他觉得这几年癞呱一直在和他说话。癞呱说:“你把我喂了三年,你的恩情我忘不了。我也成功了,你也再不喂了。今儿晚上你有难,我给你吃的和一样东西你拿着,你快走吧。”癞呱说着从嘴里吐出一个鸡蛋大小石头样的一个东西和一根筷子粗细长短的棒棒。放羊娃拿起石头样的东西往嘴里一放,便像吃了饭一样,肚子饱饱的了,就拿着棒棒走了,癞呱也不见了。再说地主跟着放羊娃来到崖边,看见蒲篮大的癞呱,吓得哆哆嗦嗦,想这癞呱一定成了精。后来又听到癞呱说话,更觉得不得了,心想这个放羊娃也是妖精。老地主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家,把这事给老婆子说了,和老婆子一商量,便起了杀心。他们买了两把刀子,买转了两个屠夫,俩屠夫一人拿了一把刀去杀放羊娃。两个屠夫追上放羊娃,起手就要戳,放羊娃把手里的棒往起一拿,挨也没挨着屠夫,屠夫就死了。放羊娃只是无意识地招架一下,谁知闯下了人命关天的大祸,又害怕,又后悔,还不知道屠夫是怎么死的,想救这两个屠夫,却没办法。他看着手里的棒棒,猛然间有了办法:这个棒既然把人戳死,为啥不能戳活呢?他把棒向两个屠夫一指,两个屠夫真个活来了,屠夫清醒后,磕头像捣蒜一样,连忙说道:“恩人,我们今儿没死掉,都是你的心好,你拿的是戳死戳活的狼牙棒,我们从这以后,再不做坏事了。”放羊娃说:“你们走吧。”两个屠夫连连谢恩走了。两个屠夫在树上把自己的鼻子碰破,给刀上涂了血,回去给地主说去。走到半路上就听说地主被水冲走了,房子也被吹得无影无踪,俩屠夫准备上京谋生。放羊娃走在泥滩里,走着、走着,看见长虫一堆堆地死在泥滩上,用狼牙棒指活。走着、走着看到蚂蚁一堆一堆地死在泥滩上,用狼牙棒指活。走着、走着,看到蜜蜂一堆一堆地死在泥滩上,用狼牙棒指活。又往前走了几步,前边一个死人骨头架子,旁边一个死狼,一个死狗。放羊娃把狼心狗肺取出来安在死人的骨头架子里,用狼牙棒一指,这个人跳了起来,成了狼心狗肺的人。狼心狗肺问放羊娃怎么救活的他,放羊娃一五一十地说了一下。狼心狗肺起了歹心,他说:“你的戳死戳活的狼牙棒是个啥样子,我看一下。”放羊娃刚把狼牙棒递给狼心狗肺,狼心狗肺便一脚把放羊娃踢进了旁边的一个井里。放羊娃掉进井里,井底铺着厚厚的一层长虫,放羊娃没有摔死。长虫(蛇)拧了一股绳,从井底一直伸到井沿。放羊娃抓着长虫拧成的绳子上来了。狼心狗肺就是被水淹死的地主,他抢去了放羊娃的宝贝,献给皇上,皇上给他封了个大官。放羊娃一路讨要,来到京城,在皇府里干杂活,狼心狗肺看到了放羊娃,生怕露了馅,就想设法害死他。一天,他给皇上说:“在皇府里干活的那个娃娃,从前在我家里干活,偷了我家的馍,我把他赶出门的,把这个做贼挖洞的人杀了还是好。”皇上说:“杀人得有借口。”“从我家取来一升糜子,一升谷子,掺在一起,让他一个晚上拣开,糜子是糜子,谷子是谷子,如果他拣不开,就杀他。”“嗯,好办法。”狼心狗肺手下的人把一升糜子和一升谷子掺在一起,让放羊娃晚上拣开。放羊娃天刚黑就拣,拣了一会,才拣了有一把多,愁得哭了起来,哭着哭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这时候蚂蚁扯了个毛绳来了,它们叨的叨、拉的拉、掇的掇。天还没亮就把糜子和谷子分开了。狼心狗肺看到放羊娃真个把谷子糜子分开,又想了个杀人的坏主意。他对皇上说:“这个放羊娃是个妖怪,他使了个妖法把糜子和谷子分开,皇宫里出现了妖怪,要赶快杀掉。”皇上点头,狼心狗肺巴不得皇上一声令下,午时三刻,把放羊娃绑上杀场。放羊娃进了杀场,蜜蜂铺天盖地地飞来,把放羊娃的身子围了几丈厚。刀斧手砍放羊娃的头,只砍得蜜蜂白茬茬的。一点也没有挨到放羊娃的肉上。再说两个屠夫后来真个改邪归正,还中了状元,做了巡察。当他们知道放羊娃的事,奔向杀场,给放羊娃松了绑。然后把放羊娃和狼心狗肺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向皇上奏明,皇上下了圣旨,将狼心狗肺处死,封放羊娃为官。现在,我们这儿把挑拨是非,搬弄口舌的人骂作“戳死戳活的狼

牙棒”。